盛世原创网注册送68元体验金>>古代言情>>残影断魂劫(书号:2896
分享到:
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推荐投票全文阅读

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二章(3)

更新时间:2016/8/17 8:44:36 字数:3501
    程嘉璇躲在树后,低声道:“看来这回是遇上麻烦了,这可糟糕……”玄霜瞟她一眼,见她神情惶急,双手紧握成拳,额头连连渗出汗珠,忍不住嗤笑道: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护主心切啊。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程嘉璇没好气的道:“我骂的是那些杂毛狗,早不出现,晚不出现,偏要挑这个节骨眼儿……”玄霜道:“那又怎样?不能进古墓,也就算了,你这么急着到坟墓里去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程嘉璇懒得跟他争辩,急于起身相助,玄霜一把扯住她手,低喝:“你疯了?就算你能打得过那群人,我额娘见你跟踪她,也不会心生感激。你贸然露了形迹,我也得跟着你完蛋,快伏好!”程嘉璇急不可耐,趁玄霜不察,提掌向他后颈劈去。玄霜猛一抬手架住,冷声道:“看来我没猜错,你果然还是想甩开我。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————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沈世韵站在胡为身后,默察敌我情势。众镖头攻得虽紧,但建业镖局人脉活络,他们押镖多是一帆风顺。即使在局中勤练武艺,也多属纸上谈兵,再加上众人擅长塞钱贿赂,常觉武功高低也没什么重要,先起轻视之意。许久未与人过招,架势间都有些生硬。胡为却一反常态,大是勇猛,将迫近身前的镖师一一挥剑击杀,满身浴血,犹如一个英雄般高然屹立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一名趟子手低声道:“季镖头,这武士再如何贪婪,也不该这么要钱不要命,一定是他主子舍不得。俗话说擒贼先擒王,咱们还是先拿住了那个丫头,她长得这么水灵,实在不成,弟兄们还好拿她快活一下……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季镖头一想不错,也跃入战圈,喝道:“你就只敢躲在背后嚼舌头?出来!”狼牙棒挥舞下击,另一手直抓向沈世韵胸口,沈世韵惊叫一声,胡为急挥长剑,架开狼牙棒,只攻不守,每招均指向他要害,连刺几剑,将他迫退了两步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这一来左手疏忽,被另一名镖师抓住破绽,一刀砍出,胡为上臂中剑,切开道血口。胡为大喝一声,回剑刺入他胸口,接着快速点了自己几处穴道。沈世韵惊道: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季镖头心道:“这两个还真是不要命了……啊哟,不好!莫非他们只是个饵,受旁人教唆,藏起了绝音琴,欲借青天寨之手亡我建业镖局!何人如此阴险?难道是老崔为了斗垮我,竟不惜赌上镖局子?”张口喝道:“你们受何人指使?说出来,饶你一条生路!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————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玄霜表情既是了然,又显哀痛,程嘉璇于心不忍,冲口道:“对,我就是想甩开你,那也是为了你想!进古墓又不是小孩子扮家家,随时有性命之忧,万一你有不测,那要怎么办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玄霜冷笑道:“得了吧,别假惺惺的!说得好听,还不就是怕我出了事,你对我额娘不好交代?是不是非要我立下字据,证明我要是死了,与小璇无关,你才肯同意我去?”程嘉璇恼道:“这是什么话?为什么要给我立保证?你是在为我活着么?”玄霜一时心绪潮涌,道:“我这颗心,就是为……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————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胡为一臂负伤,动作远不如先前灵便,而敌方仗着人多,不断抢攻。沈世韵见他动作愈显迟缓,落败势成定局,只感焦躁。四处张望,苦思脱身之策,心道:“倘若绝音琴在手,岂容这些鼠辈对我放肆?来再多人我也不怕!唔……不如先骗他过去,一等拿到了琴,只消缓得一瞬,那就不必怕他们了。”打定主意,提高声音道:“都给我住手!你们要绝音琴,我带路去取就是。”她此时身陷重围,语气中却仍是透出股威严气势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胡为嘶声叫道:“不成……不能给他!大不了……就跟他们拼了……”沈世韵冷冷道:“不中用的东西,要拼命,你拼得过人家么?我可不想被你牵累枉死。”季镖头一抬手,令众人停下,心里却犯起了嘀咕:“我刚问起她的幕后人,她就忽示爽快,其中恐是别有阴谋……或是专为诱我前去见那人?啊哟不好,险些就上了大当!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镖师都听命放下长刀,胡为却不肯就此罢斗,一剑削出,刺翻了三名镖师,季镖头怒道:“我已经下令停手了,你还想怎样?”沈世韵冷声道:“手下人不懂规矩,让季镖头看笑话了。”转而厉声道:“胡为,在建业镖局面前,哪有你逞英雄的份?”胡为重重一顿足,缓缓抛下长剑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季镖头见沈世韵身临险境,仍能气质高傲,沉着应对。若是换做寻常女子,早该吓得发抖求饶,更认定她背后有人撑腰,但不去又怕错过机会,也在下属面前失面子,道:“姑娘既然诚心求和,就该拿出点行动来。你带路嘛,有两条腿也够了,为防止你捣鬼,我先令人将你双手绑上,得到琴后,再给你松绑致歉,你说怎样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沈世韵暗骂:“老狐狸果然奸猾。”脸上却现出冷笑,道:“季镖头,我真不知该赞你做事滴水不漏,还是骂你疑神疑鬼。先前我不愿将琴交给你,你就摆出副奔丧面孔,现在我明知道不是你对手,愿意献琴求和,你又来疑心我不怀好意。做什么都错,那可让我为难了。我劝你啊,这么点儿胆气见识还敢在江湖上混,怪不得你及不上崔镖头……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季镖头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?妈的,真晦气,出来得急,身边没带绳子,只好用这钝刀来代替了。”接过一名下属递上的长刀,在沈世韵面前晃了晃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玄霜见势情急,半边身子探出树干,衣袖张开,一排细密的短针嗖嗖飞出,准确无误的射入众镖师胸口,中者皆瘫软倒地。季镖头一见不妙,他武功终究比旁人高些,一个后空翻避过,又挥动狼牙棒,将短针击开,插入地面。但他动作还是慢了,几枚短针仍然射入胸口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季镖头只觉伤处微微发痒,却没怎么疼痛,他凭着多年经验,知道这种情况更是不妙,也顾不得撑台面,当着沈世韵的面一把扯开衣服,露出生着黑毛的胸膛。就见伤处一个个小孔,渗出的血已显黑色,针上必定是喂了毒。怒得抬掌击向沈世韵,然而手臂挥到半空,就软软下垂,再没多余力气了。心想对方援兵已到,单凭自己一人讨不得便宜,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趁早去找崔镖头商议良策,滔天祸事迫在眉睫,暂须顾不得门户之见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狼牙棒在身前乱挥几下,使敌人不敢近身,接着拔腿就跑。胡为撕下衣袖裹伤,沈世韵看到一场危机奇迹般的化解,却没显出欣喜,冷冷的道:“刚才那是怎么回事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胡为前时强自忍耐,眼见大敌已退,心头卸下一块巨石,立即感到全身无处不痛,难受得龇牙咧嘴,仍要撑面子,道:“那是卑职做的。我起初觉得交战时以暗器偷袭,手段过于卑劣,一直没用过,后来见着情势过于危急,除此外别无他法,这才破了誓言……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沈世韵冷笑道:“是么?本宫以前还从不知道,你武功有如此了得。”胡为道:“为保护娘娘,卑职勤奋习武,日夜苦修,才有今日成就。”沈世韵道:“有些人资质差些,勤修苦练,还给人砍得满身是伤。”话里显然还是不信。但想既有外人相助,定然并无恶意,也不想再到树丛间搜查,转身便走,胡为也赶紧跟上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程嘉璇拉着玄霜的衣袖,道:“你用了什么兵器?好厉害!”她到底年纪还小,见着稀奇玩意就想一看究竟。玄霜笑道:“没别的东西,是我内功高强,你信不信?”程嘉璇道:“少来!我分明看见的,小鬼头,还敢胡吹大气!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玄霜无奈,从袖管里取出个圆筒,顶层一块薄板,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洞眼,旁边有个扳手似的什物,解释道:“里面本是扣有极多细针,只要牵动机括,就能将暗器发出,这正是避免使用者手劲不足。且应战时敌人眼见你手势动作,已会暗中提防,用了这东西,蒙蔽过对方眼睛,就能攻其不备,一举而获奇效。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程嘉璇不屑道:“我还道怎地,原来不过是些投机取巧的把戏,没什么好玩。不过对于武艺不高的小鬼头,拿来防身倒也合适。”眼珠转了转,忽然想起玄霜说了一半的话来,小声问道:“你先前说你这颗心,就是为了……为了什么啊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玄霜是一时头脑发热,便欲张口剖白心迹:“我这颗心,就是为了你而跳动”,但半途即遭打断,又经几句岔话,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勇气顿时全失,让他再说一遍,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。只好随口支吾,又道:“他们走了,咱们快跟上去。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胡为跟着沈世韵走了一段路,沈世韵突然开口,状似漫不经心的道:“胡为,你刚才为了保护我,还真是奋不顾身。你就没有想过,假如本宫当真死在他们手里,你就不用再随我进古墓,做这件令你为难之事了,对你岂非大是有利?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胡为哼了一声,昂然道:“您不必这样贬低我的为人。这世间本有许多无可奈何之事,我既是您的侍卫,保护您安全就是我无可推卸的职责,卑职心里再如何不满,也绝不公报私仇,做那违背良心之事!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沈世韵冷笑道:“你说得真好,就只怕没那么简单吧?我见你完全是豁出生死的杀敌,是不是就想在这一战中送掉性命,既示忠贤,又能名正言顺的回绝了本宫命令,可是这个打算?”胡为苦笑两声,道:“既然您都猜出来了,卑职也不瞒您,我的确就是这样想的!拼上我这条命,回报给娘娘,咱们也就两不亏欠。”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沈世韵冷笑道:“找死是么?你的命没什么值钱,本宫不稀罕。但要坏我的事,也没有那么容易,你当真想死,也得等到离开古墓再死。”胡为听到自己生死在她眼里不过是计量得失的砝码,更感一盆凉水直浇到心,生涩的道:“答允您的事,我就一定会做到。”此后再不愿与她讨论这问题,沈世韵也就不问。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
文学 书库 书库 书库 网络文学
    后边的程嘉璇与玄霜恰都正为双方暧昧不明的暗示深感羞涩,同是一路无话,四人就这么沉默前行。
全文阅读加入书架推荐投票返回书页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