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原创网注册送68元体验金>>古代言情>>残影断魂劫(书号:2896
分享到:
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推荐投票全文阅读

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一章(9)

更新时间:2016/8/12 8:44:40 字数:3510
    到了戌时,顺治等人也回了客店,齐集房中,兴高采烈的述说当日见闻,又在桌上摆出些土特产。玄霜从刚进门,手里就不停挥舞着一把短刀,夸耀道:“额娘您看,这是用上等藏敖尖牙所制,锋利无比,连一根发丝都能轻易削断。”众将欲捧玄霜的场,都赞道:“贝勒爷好眼力!”“如此宝刃,也唯有贝勒爷配用!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撑了一天挺尸状,早已腰酸背痛,又想到一无所获,向义父难以交代,更是一筹莫展。玄霜还当她跟自己赌气,忙去哄劝,取出个盒子交在她手里,道:“小璇,瞧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?这可是我精挑细选,见它很衬你的气质,这才买下来的。你试试看,一定适合你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无精打采的打开,见盒中放的是一条银白色的手链,顶端镶着颗颗玻璃珠子,粗看倒也极似宝石。两旁坠了几个小铃铛,轻轻摇动即会叮叮作响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非是第一次收到玄霜的礼物,以往每逢他好言好语,就料到必是有事相求,不咸不淡的答了句:“那就多谢贝勒爷了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玄霜干笑两声,见她态度远不及料想中的喜出望外,颇感没趣。思前想后,早上分明还好端端的,自己实在没得罪过她,这无名火未必是冲着他来,他却抢先认错,用热脸贴冷屁股,真像个傻子。越想越不平,再加上当着众人的面难为情,接口道:“你还没听我说完,我是想着你傻头傻脑的,万一以后在宫里走迷了路,有这个铃铛,我就不会把你弄丢了。怎样,我挺有先见之明吧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本已一肚子火,给他一招,立即全盘爆发,叫道:“好,你就是成心戏弄人,你给我等着!”玄霜笑嘻嘻的在房里跳来跳去,在众人身后闪避,冲程嘉璇连扮几个鬼脸,最后从敞开的窗户一跃而出,程嘉璇气不过,也跟着跃出。众人看这两个小孩天真活泼,都是忍俊不禁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不满玄霜胡闹,本欲喝斥,顺治笑劝道:“算了,难得出宫游玩,就让他尽兴些吧!玄霜年纪虽小,也能懂得自己在做什么。他若是当真喜欢小璇,将来由朕做主,给他们指婚,也就是了。小璇是皇叔义女,要做玄霜的妃子,也该配得起了。”沈世韵道:“臣妾不是在意小璇身份,这两个孩子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,能够结为连理当然是好……我发愁的是玄霜没有做大事的担当,脑子里只想着玩……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笑道:“小孩子心机太深,也不是好事,慢慢总会成熟的。好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别尽为小辈烦恼,说点开心的,莫非是见玄霜只送给小璇手链,忽略了你这个额娘,这才吃醋?”沈世韵气笑道:“哪有?我才没这么小器!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笑道:“那就好,其实朕也给你准备了礼物。拿上来!”说着向身后一招手。简郡王济度捧着个白布缠绕的长条包裹走上前,双手献上,笑道:“韵贵妃娘娘,这是皇上特意为您买的,他说您看了一定欢喜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将信将疑的接过,顺治忽道:“慢着,韵儿,你先猜猜看,这里边是什么?”沈世韵假装苦思,道:“还是你们猎得的珍奇野味不成?那也不大像,这一带还是城镇,可没什么野兽出没的荒山雪岭……再说,形状也不会这般规整……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笑道:“你真会猜,这倒令朕想起一幅画面:深夜在树林空地间燃起一丛篝火,蒙古勇士环形围坐,各自取出战利品,冲着火烧烤一条猪腿,在心上人面前逞英勇,怎么你也想效仿?”沈世韵叹道:“那我就猜不出了。”顺治笑了笑,道:“朕提醒你一点,你还记得咱们初遇时的情景么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道:“这怎会不记得?能够识得皇上,实是有缘。那一晚您到摄政王府议事,我也初次寄居于此,半夜里心中百感交集,睡不踏实,就起身到院内亭子中抚琴……”突然脑中灵光一现,又惊又喜,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是……”又问:“可以拆开么?”顺治笑道:“这本来就是给你的,要是不能拆,还想盯着这些布条看一辈子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嗔道:“您也学会取笑人啦!真不知被谁带坏了。”一边缓慢的拆开布条,只见其中果然是一架精致长琴,计三尺六寸六分,前阔八寸,后阔四寸,厚二寸。材质如同上等的羊脂美玉,纯白中隐约透出青瓷碧色,触感细腻,光泽滋润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外观非玉非竹,表层微沁凉意。琴弦如蛛丝般绵软薄韧。右下端刻有花纹,从排列看来,似乎是些字符,却又怪异难辨,仅能确定绝非满汉文字。见了此琴,真有种“一见如故”之感,喜欢得双手捧起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在旁解说道:“朕带你入宫,却因国务繁忙,不能常常陪你,累得你终日闷乏闲度。你善解人意,从没抱怨过什么,朕却一直觉得过意不去,总想设法补偿你些。宫中琴具虽也属精工打造,但无不是凡俗之物,缺少灵韵,辱没了你的天仙气质。等看到这架琴,忽觉心有灵犀,仿佛它就是专为你独存的,现在看你这般爱不释手,这礼物想来是没送错了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微笑道:“臣妾也觉十分投缘。稀世珍宝,一向可遇而不可求,不知皇上是从何处寻来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道:“说来也巧,朕今天率众在街上闲逛,见一处人群簇拥,交相评说,想着或是有热闹好瞧。走近才知是两人在弹琴卖艺。朕对乐器本也没研究,听没多久,只觉那琴是极致上品,弹奏者却是蠢牛木马,全不搭调。用汉人的话来说,真叫做明珠暗投。等弹到一半,那个年轻些的又在边上敲着竹筒,说他们是兄弟两个,村子里闹了场饥荒,如今父母双亡,流落异乡,身无分文,在此斗胆献技,望众位父老乡亲慷慨解囊,资助他们些返程路费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笑道:“都是些江湖骗术,不足取信。也真叫胡闹,竹筒与瑶琴音色乐系全然不同,怎能混杂而奏?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道:“是这样,朕本来也不懂,咱们都不及你内行。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听完一曲,那幼弟端着一只破碗来回兜转,向人讨赏,碗里多是些一文的铜钱。朕早就有了打算,一出手就赏了几锭白银。那两人大概是受冷落惯了,从没见过观者如此豪阔,感激得就差没跪下磕头谢恩。还没高兴多久,朕就直接挑明了,这主要是用来买琴的,多余的当做赏钱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那大哥脸色顿时一冷,别扭着要还银子,那幼弟从小到大,从没见过偌大数目,觉着舍不得。也不想想,天上哪会掉下两全其美的馅饼,还碰巧砸在头上?没一会儿又叫嚷起来,说这是自家的吃饭家伙,怎能轻易让人?朕心想,将瑶琴美玉当做养家糊口的把戏,真是暴殄天物,这琴更不能落在他二人手里。就说随便他们开价,朕也能出得起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那大哥说这琴是祖上所传,无价之宝,多少钱都不能背叛祖宗。真叫祸从口出,围观者听得二人大放厥词,都不买账,竟然较起劲来,提议着请进宝阁掌柜的来瞧瞧,这琴是否真有那么值钱,别欺负他们不懂行。双方僵持不下,有几个脾气暴躁的已经上前拉扯,还有些年轻人在边上抬价,后来……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忽然住口不说,心道:“场面乱成一团,后来玄霜抢到前边,不知是说了几句什么,又在那幼弟身上戳了两指,他就软绵绵的倒下去了。那大哥见闹出事来,抛下琴不管,拖着他幼弟一溜烟的逃命,围观者也一哄而散,我们才趁机抬走了琴。这得法实在不大光彩,像是强抢来的,还哪有送礼的诚意,韵儿一定不喜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转开话题道:“朕以前听惯宫廷乐师演奏,也没觉着什么,今天听了那首下里巴人曲子才知道,琴艺高下竟有如此显著之分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安郡王岳乐笑道:“皇上此言极是,琴棋书画本不分家,技艺究竟如何,在懂行的看来,高下均可立判。想当年莹贵人为太后娘娘画了一幅像,气得娘娘当场离席,我们嘴上不敢说,心里也是瞧不起那幅画的,与后来韵贵妃娘娘的画作如有天壤之别,不可同日而语!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济度笑道:“还是韵贵妃娘娘多才多艺,就是身份所限,不能兼作画师、乐师,否则一定都坐首席。”顺治道:“绘画与奏乐本为蓺术。若是迫于生计,则粗糙生硬,全无美感,反不如闲时随兴所奏。”众人都道:“皇上指教的是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顺治道:“对了,我说韵儿,朕好久没听你弹过琴了,真有些想。那不如就在此地,你弹来听听,一来练手,二来也好让大伙儿都一饱耳福,你看如何?”沈世韵笑道:“臣妾自认琴技拙劣,承蒙皇上赏识,愧不敢当……”鄂硕笑道:“韵贵妃娘娘琴艺无双,乐如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,更曾一曲倾倒圣上。如吾辈凡夫俗子,能够一闻娘娘雅奏,此生无憾。”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听他用词夸张,想是平常拍惯了马屁的,微含不屑的淡笑一声,道:“难得各位抬举,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。但想深夜唯恐扰民,出行在外,凡事尚需从简。我看歌就不必唱了,只弹些小曲子助助兴就是。”说完轻轻拨弄琴弦,飘出几个清越的音符来,众人如同身历奇幻之境,满身疲累尽消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也暗暗称奇,那琴弦未触时已觉柔韧异常,真弹奏起来,仿佛撩拨起的是一池春水荡漾,便如沐浴一般,滋润得周身舒畅。不似以往紧绷的琴弦,常勒得手指钝痛,腾起深深印记,而这弦虽柔,却也丝毫不损乐音。同时又有人琴合一之感,仿佛演奏者的思虑全能依着曲调释放,而旁人心意也能一览无余,这般神妙唯有演奏者才有深切体会。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
书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武侠
    众人都听得如痴如醉,此曲真似阳春白雪,浩气冲霄,又如上等香料,音飘十里,玄霜与程嘉璇本已打闹着奔出甚远,闻此佳音,也都忙着转回聆听。四下里除琴声外一片寂静,似乎自然生物也为乐音所迷,停止了一切喧闹。房外更有不少宿客趴着门缝偷听,一曲终了,各人仍觉意犹未尽。
全文阅读加入书架推荐投票返回书页
博评网